出彩合阳人电子商务

网站状态

STATE
  • 认证日期:2015-12-28
  • 是否核实:该会员资质已核实
  • 会员类型:普通会员
  • 经营范围:文化、电子商务
  • 所在地区:陕西 渭南市 合阳县
  • 联系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154157289

联系我们

CONTACT~US
  • 出彩合阳人电子商务
  • 联 系 人:成勤菊
  • 职  位:会长
  • 固定电话:0913-5516901
  • 移动电话:13093992283
  • 联系 Q Q:1154157289
  • 邮  箱:1154157289@qq.com
  • 地  址:陕西 渭南市 合阳县

天气预报

WEATHER

资讯详细页

NEWS

合阳作家周洁;雪莲花开

发布时间:2016-05-12 阅读量:次 来源:

尊享无限量精美信纸!立即开通黄钻

雪莲花开  【小说】


   (一)
   人们常说“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千万别没钱。”若上天故意为难,将这两种同时赐予一个人的时候,真不知道那贫病交加的日子该如何来度过?莲很不幸,她的美丽遭到了天公的嫉妒,将这两样同时强加给了苦命的莲。
    医院住院部,空气中弥漫着很浓的消毒水的味道。莲皱了皱眉,她很不喜欢这种味道,这种气味和医院里的气氛让她感到压抑和窒息。走廊里,医生和护士们正在查房,一个一个白大褂的影子晃动在莲的眼前,莲感到头晕目眩,胸口发闷。丈夫昨晚回家筹钱,至今未到,莲焦急的不断望向门外,却迟迟等不到丈夫的身影。自从她住院以来,丈夫看尽了脸色,受尽了难堪,低三下四地,将能借的朋友的钱都借遍了,他不得已才决定回家和父母商量,看能不能从家里先拿点儿。
   丈夫回家能不能迈进他父母的家门?公公婆婆会原谅丈夫辉吗?一连串的问题在莲的脑子里撞击,旋转。家里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况,莲无法预测。她虚弱的身子,靠在床头折叠起来的被子上,将脸扭向了窗外。莲眼睛望着窗外出神,迷茫的眼神里显得是那样的无助,目光里透出呆滞,泪水顺着她的脸颊默默地流淌着,不知道她是没感觉?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擦拭?总之,她一动不动的,就那样任凭泪水不断的往下滑落,润湿了脸颊,打湿了衣衫,依然那般迷茫的无知觉的呆望着窗外,任凭思绪游离,再一次将回忆拉到了从前那不堪回首的日子......
    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,莲出生在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山村里。父慈母爱,三代同堂,一家人勤勤恳恳,粗茶淡饭,生活虽然过得很简单,倒也充满了温馨和快乐。小莲儿粉嫩嫩的小脸长得格外俊俏,父母亲对她爱若至宝 ,爷爷奶奶对这个宝贝孙女也是疼爱有加。
    小莲儿不到十个月大,已经咿呀学语,口齿不清的会奶声奶气喊一两声“爸......爸......,妈......妈......”每一天临出门前,父母亲都少不得要抱抱她,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两口,才依依不舍的将她交给爷爷奶奶。平日里,父母亲下田将她交给爷爷奶奶的时候,她都乖乖的不哭不闹,还会给父母一个甜甜的微笑。有一天,父母亲如往常一样要下田干活了,临走要将她交给爷爷奶奶的时候,小莲儿却大哭大闹起来,小手儿扯着父母亲的衣裳就是不撒手,最后还是奶奶硬掰开她的小手,冲她的父母亲摆摆手说:“去吧,刚刚下过雨,地里活要紧,小孩子哄一哄一会儿就没事了。”
    或许,小莲儿有了预感,只是她不会说话,没人能够明白她的意思。倘若奶奶不掰开她的手,让父母亲那天不要下田去,灾难也许就不会发生,小莲儿的日子就会是另一番景象。然而,世上没有如果,没有后悔药可吃,灾难还是那样发生了。
   父母亲下田后,他们的心神一直很不宁,女儿声嘶力竭的哭闹一直在眼前挥之不去,眼皮子怎么老跳?莫不是会发生什么事情?隐隐地他们都有了一种不安。平日里干活夫妻两个说说笑笑的,根本就没觉得怎么累过,可今天与往常不同,一会儿功夫,夫妻两个都觉得身子很乏,莲的父亲提议坐在崖坡背阴的地方先休息会。谁知道,事情就是那么巧,他们刚刚弯身坐下,还来不及将身子坐正,身后的崖土就淬不及防轰然坍塌了下来,一眨眼,一瞬间的功夫,夫妻双双被埋在了下面。
    小莲儿今天的反常哭闹,让爷爷奶奶心里也很不安。爷爷紧随儿子儿媳也去了地里,可爷爷年纪大了,腿脚不太灵便,等行动迟缓的爷爷赶到地里的时候,刚好目睹到了儿子儿媳的不幸遭遇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老人哭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急得他用手刨,用铁锨挖,一边挖一边大声呼叫儿子儿媳。“救命啊!快来人啊,救命啊!”爷爷的高声呼救引来了临近的一些村民过来一探究竟。爷爷语无伦次,颤抖着双手半说半比划的向大家讲明了事情的原委,求大家帮忙挖挖儿子儿媳,希望他们还会有救。
    小莲儿的父母被挖出来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呼吸。这个家老的老,小的小,这人咋埋,泪往哪流,今后的日子可咋过呀?只记得爷爷后来同她讲过,在她父母亲出殡发丧的那天,小莲儿不知道是受到奶奶声嘶力竭哭嚎的影响,还是她原本就有灵性,那天小莲儿也是哭了个昏天黑地,直到哭哑了嗓子。送行的乡亲们忍不住纷纷落泪:“莲儿娃,多乖巧的娃,怎么就这样不幸呢!今后怕是要受恓惶了。”人多嘴杂,不知道是谁嘟噜了一句:“这孩子生得蹊跷,长得美不说,还通灵性,她应该早知道爸妈那天会出事,要不然她不会那般哭喊。”会说话的巧妙的说,不会说话的也抢着说:“莫非她本来就是个妖孽?命里克亲人。你说,咱村人老几辈子都没遇见过这等怪事,怎么到他们家就摊上这号子烂事了。我看,八成是这娃命太硬。”“是啊,生得这般好看,不见得是好事,非福即祸。”乡亲们七嘴八舌,说什么的都有。父母的突然离世,小莲儿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从此,她的天空就一直在下着雨。
   埋葬了儿子儿媳,一向非常疼爱她的奶奶相信了村里人的流言蜚语,把儿子的死归罪到了无辜的小莲儿身上了,再看待她就成了孽障,忍不住对她抱怨,打骂。奶奶挂在嘴边的“丧门星”给小莲儿的身上从小就打上了一个妖孽的烙印,“谁碰到你谁倒霉”更是奶奶每天骂她的话。好在,还有爷爷疼着她。每次,奶奶对她大打出手,破口大骂的时候,爷爷就悄悄的将她拉在怀里,为她擦泪。爷爷不敢顶撞奶奶,只是默默地搂着她发出一声声的哀叹。奶奶对她是这般态度,愚昧的村里人更是唯恐避她不及,远远的瘟神样地躲着她,碰见了还要“呸呸呸”吐几口,吐吐晦气。小孩子们被大人警告不许靠近她。小莲儿能记事的时候,她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异类,她孤独,迷茫,少言寡语,见了人就很少开口说话了。
   自从父母亲不在了以后,年老体衰的爷爷奶奶缺少了经济来源,生活越过越困难,再加上奶奶对她的厌烦,小莲儿的生活可谓一下子从天堂跌倒了地狱,若父母泉下有知,不知道会怎样的心疼?小小的莲儿学会了看人脸色,每一天都是怯生生的躲着奶奶,更是躲着村里的人,只有爷爷是她唯一温暖的依靠。小莲儿到了上学的年龄了,爷爷提出也送小莲儿去学校读读书,刚一张口就被奶奶尖利的一句“上什么上?就她那丧门星的样子哪里配去上学了?家里还有钱给她糟蹋吗?”生生地给顶撞了回去。躲在门外的小莲儿,只能悄悄地躲在墙根下默默地流眼泪,她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去念书啊!
    奶奶将失去儿子的怨恨都发泄到了莲儿的身上,无情地剥夺了她上学的权力。从此,莲儿每天只能远远的躲在大树的背后,用羡慕的目光,目送着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去上学的孩子们。她永远有了做不完的活,割草、放羊、拾柴火,身上穿的也都是村里人不要的旧衣服,大的大,小的小,几乎没有一件合体的。有时候,莲会趁着放羊或者拾柴火的时候,偷偷的猫着身子,蹲在教室的墙根下听听老师们讲课,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在她的耳际旁是那样的好听。“噹”下课的铃声一响,正在沉醉中的她又会像受惊的小鹿般迅速逃离大家的视线。断断续续地,她能认得几个字了,学生们扔掉的本子书本,她一一捡起来,如获至宝,念一念,认一认,用树枝在地上写一写。这一切,她还要避开奶奶的视线,要不,又少不了一顿打骂,拧得大腿乌青,她也不敢哭出一声。
   小莲莲十三岁的时候,奶奶因病去世了。临终,她才无限悔恨的承认自己不该打骂莲儿,不该将她心中的怨恨发泄到孙女的身上。奶奶的去世虽然让小莲儿再不用挨打受骂,但家里家外的活计却都需要她小小的身子来打理。爷爷病了,常年卧床,生活不能自理,洗衣、做饭、侍弄庄稼,侍候爷爷都成了她每日里重复要做的事情。
    再怎么破烂不合身的衣服都遮挡不住莲儿的美,十八岁的莲儿出落的亭亭玉立,更加的美艳了。因了旁人一句莫须有的“命硬,克亲。”任莲长得再美,也没人敢上门向她提亲。一说到她,男孩子们的家长都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“不中,不中,倒贴也不中,我们可不想让儿子跟着她倒霉。”爷爷在无限留恋和不舍中,带着遗憾丢下了他苦命的孙女往天堂里去了。爷爷走的那天,死死拉着莲的手不松开,期望的眼神望着她,嘴巴一张一兮,口齿不清含含混混断断续续不断重复念叨着:“莲......好......好......活......着......好......好......活......着......”任凭莲儿哭得多么伤心难过“爷爷不走,别丢下莲儿。”可爷爷还是走了,带着遗憾,带着对莲儿的牵挂走了,留下了孤苦无依的莲儿在这红尘之中,像一片孤独的树叶,任凭风雨飘摇。
    爷爷的葬礼是村上给办的,一口薄棺,两个引路的唢呐手呜哩哇啦吹奏一曲,荒郊外,用黄土堆起的一座土坟,算是给爷爷的一生划上了一个句号。父母对于莲来说,根本就没有印象,只是供桌上那两个没有照片的牌位而已,她唯一的亲人就是爷爷。爷爷死后,莲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几天都没出门,活着对她来说太难了,受不完的苦难,看不够的脸色,活着难道就是要受这些的吗?人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呢?莲很想就那么随爷爷一走了之,可爷爷临终的话语,眼神,她不敢忘记。“我得好好活着,好好活着才对得起一直爱我的爷爷。”莲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。

   (二)
    辉,中等偏矮,有点羞涩内敛,不善言辞,看起来敦厚老实的一个男孩,方方正正的国字脸面,浓眉大眼高鼻梁子,倒也算帅气。 辉跟莲是同一个村里的,初中毕业后跟着亲戚学了门泥瓦工的手艺,经常在外给别人盖房子。常年的风吹日晒让辉的皮肤黝黑发亮,跟莲在一起的话,就好比一个是天上嫦娥,一个是地上包公。偏偏的辉的心里一直在悄悄的喜欢着莲。很小的时候,他就喜欢看莲的样子,母亲给他的糖果饼干,他好多次偷偷的给过莲,只是不说话,给过了就一溜风的跑掉了。那些糖果,莲吃了比他吃更让他开心。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不允许他靠近莲,并一再吓唬他说莲是个妖孽,就像那白蛇传里的蛇精白娘子一样的人。母亲的警告,并没有抵挡住小孩子的好奇心,在别的小孩都欺负莲的时候,唯有他表现的像个小小男子汉站出来保护她,为此,辉没少挨母亲的揍。
    长成大小伙的辉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可他对父母介绍的女孩看也不看,在他的眼里和心里,莲就是最美的女孩。父母猜不透儿子的心思,辉被父母逼急了,才不得已向父母吐露心声“爸、妈,除了莲,我谁也不要。”辉的父母做梦也不会想到儿子居然有了这个心思,这是万万不能的,他们绝对不允许辉娶莲这个不吉祥的人回家,不能,他们不能答应,不管这个说法是真是假,他们宁可信其有,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连累受苦,甚至会因为莲的不祥让儿子丢了性命。辉的父母苦口婆心的给辉做着思想工作,辉也在据理力争,他恳求父母别再迷信去相信那些所谓的命硬,克亲,纯属子虚乌有,将这一切强加给无辜的莲对她实在不公平。父母和辉各执一词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    倔强的辉非要跟莲在一起,要么让他跟莲在一起,要么让他一辈子打光棍。父母亲苦口婆心劝儿子,可辉怎么都不听,非莲不娶。一气之下,脾气暴躁的父亲连推带搡将辉撵出了大门外,隔着门无限失望的吼:“从此以后,我没你这个儿子,你爱跟谁过跟谁过去,我只当你死了。”母亲拍打着门扇哭喊着:“他爸,不能啊,你不能把儿子撵出去啊!”“回去,敢给他开门打断你的腿。”“咣当”重重的一声顶门声在辉的身后如雷般响起,父亲狠心拖着伤心欲绝的母亲进了房门,吹灭了灯。站在门外的辉,心里五味杂陈,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。漆黑的夜晚,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,没有人能够看得到他泪流满面的脸,也没有人能体会到,此刻他的心里有多痛。
    冬天的夜晚比白天冷了很多,凛凛的寒风刺骨般的划割着辉的脸,冻得他浑身哆嗦,只好不断的跑动跑动,用来暖和暖和身子。他身不由己,居然鬼使神差就跑到了莲的家门口。破败的小院,简陋的房子,他念念不忘的莲就住在这里,受着贫寒,忍受着孤独。辉蜷缩在莲门口的柴堆底下,在一个避风的角落里昏沉沉睡过去了。
    天终于亮了,莲是个勤快的人,每一天都是早早起来将自己收拾的利利落落,小院虽简陋,但也干净整洁。莲虽生得很美,大家都忌讳她是个妖孽,倒也让她的日子安宁了很多。莲出门揪柴火准备烧饭,一扭身,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看到了柴垛角蜷缩成一块,还在迷迷瞪瞪睡觉的辉。她很小心的上前用手轻轻摇了摇辉:“醒醒,醒醒,怎么睡在这儿了?”“奥。”辉被猛然叫醒,懵了那么一瞬后,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用手挠了挠头皮,牙齿紧咬着嘴唇,下了很大的决心,猛的抬头,盯着莲的眼睛非常专注的对她说:“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过日子?”对于辉,莲一直是有好感的,只是她从不敢往那方面想,她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个注定了会孤老一生的命吧。对于辉直白的表白,她半天没反应过来,急得辉眼泪都快流出来了:“莲,你是不是嫌我丑?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可我这心里就是放不下你。就为了要跟你在一起,昨晚被我爸妈撵出来了,你要再不要我,我就真没地方可去了。”辉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还站着发呆的莲。莲的思绪在快速的旋转着,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她半天没理出个头绪来。抬眼,目光正对着辉投过来的深情的目光,四目相对,她那颗似乎已经冰冻的心一下子被融化了,眼泪顺着她美丽的脸颊唰唰唰的往下直流,莲哽咽着说:“你真的不嫌弃我?我是他们嘴里最不吉祥的人,你想好了吗?”辉激动的恨不得马上将莲抱在怀里:“只要你愿意,咋样我都不嫌,再苦再累我也心甘。”莲的脸颊飞上了一片红晕,显得越发的动人了,娇羞的低垂着头,声音细微到她自己也听不清楚:“进来吧。”说完她在前面引路,带着辉进了她的小院。
   今天的阳光怎么这般灿烂,暖暖的照着这个小院,透过窗户,洒落在正坐在炕沿上的辉和莲的脸上,熠熠生辉,是那样的美好。暖暖的阳光,也照进了两个年轻人的心里,此刻,他们是那样的美好,感觉是那样的温柔与幸福。从此,他们将融为一体,风雨同舟,互敬互爱,互相帮助,互相依赖,互相关照着,牵手走过漫长的一生。莲和辉的婚礼,既没有繁琐的仪式,也没有亲人的祝福,只是两个人的首肯,在爷爷奶奶,父母的牌位前手牵手磕了三个头就算礼成了。从此,莲不再是一个孤孤单单的人,她心里有了牵挂,有了依靠,有了爱,有了希望和方向。每一天,她亲自送亲爱的丈夫辉出门,每一晚,她会点亮一盏灯,等他平安归来,为她缝补衣衫,亲烹羹汤。结婚后,有了莲这么个漂亮又贴心的媳妇,辉干什么都有劲儿,呵呵呵的,见到莲他就傻笑。白天,他不辞辛劳,什么重活苦活他都不介意,抢着干,只盼着天黑早早回家去搂搂莲。晚上,夫妻两个说着分离一天来的所见所闻,生活琐事。莲总央求辉能够多教教她多识几个字,弥补她从小没上过学的缺憾。一盏橘黄色的小灯下,一个教,一个学,其乐融融,充满着温馨与浪漫。
    为了缓和辉和父母那边的关系,莲亲自为两位老人缝制了新衣,让辉悄悄放在门口的石块上,隔三差五做点好吃的,等辉回来又差他送过去,可每次辉都不敢再迈进家门,总是悄悄的放在门口,躲在一边眼见得弟妹带回去了,再悄悄回来。每去一次,辉的心里就难过一次,内疚一次,只盼着早点有个孩子,希望父母看在孙子的面子上原谅他们。
    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。不知不觉中,他们已经结婚一年多了,莲的肚子慢慢鼓了起来。毫无经验的这对小夫妻还在兴奋的想着是不是要有小孩了。辉的父母看到莲鼓起来的肚子也以为他们快要有孙子了,想来看看小两口却又抹不开面子,也学着辉的样子,将做好的小衣裳、小裤子和一些小孩子的尿片啊放到了莲的门口。收到这些礼物的小两口激动不已,双双抱头痛哭,他们太不容易了,父母总算是认可了他们。
    就在莲和辉幸福的畅想未来的时候,命运再一次无情的击了他们当头一棒。莲挺着大肚子去医院做检查,却被医生告知,莲的腹中根本就不是小孩,而是一个巨大肿瘤,需要马上手术切除,否则会有性命之忧。
    坐在走廊凳子上的莲,等了好半天才看到辉慢慢走过来。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心情显得很沉重,脸色也非常难看,但是当他看到莲的时候,还是强壮欢笑,紧挨着莲坐下,用手搂了搂莲的肩膀,安慰她说:“医生说了,为了大人和孩子的安全需要让你住院观察。”莲疑惑的抬眼问辉:“怎么还要住院啊?”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用手拍了拍莲,脸对脸无限真诚的看着莲的眼睛:“没事的,有我在,不用害怕。”莲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(三)
     辉拿出自己一年多来辛苦积攒的工钱,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些,总算是凑齐了手术费用。做完了手术,辉才告诉了莲实情,并一再安慰莲,让她不要胡思乱想,养好自己的身子比什么都重要。莲无声的流着眼泪,她知道她太难过了,辉会更加不好受。手术后的后期治疗和营养还需要一大笔费用,辉这些天借的都没地方可去了,为了省下每一分钱给莲做治疗,他每天只买两个烧饼喝点开水,来打发自己的肚子。一个礼拜下来,他整整瘦了一圈,眼窝都深深地陷下去了。医院里天天在催款,无奈的辉,昨天下午安顿好莲后,决定回家求一求父母,看能不能帮他们度过眼前的困难。
    辉昨晚到家,在大门外徘徊了好长时间才硬着头皮推门进去。一进院,母亲看到他,就扑上来劈头盖脸连打带骂:“你个死没良心的臭崽子,你还知道回来啊。”母亲哭完骂完打完,又紧紧的搂着儿子不撒手,生怕儿子转身又走得没影没踪了。辉也动情的拍着母亲的后背,哽咽着说:“妈,是儿子不孝,让您受苦了。”母子俩抱头痛哭了一场,进屋,辉才低声向父母说明了回来的原委。
    一听说辉是回来拿钱给莲治病的,母亲就忍不住一阵唠叨:“我就说她是个扫把星,你偏不信,这下应了吧。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你娃就等着跟她一辈子受苦受穷吧。”母亲唠唠叨叨说个不停,父亲则一言不发,沉闷的一锅接一锅,抽着那廉价的水烟。辉心里没着没落的,七上八下打着小鼓,父母久不发话,辉有点坐立不安了。“你先进屋安顿三儿睡觉去。”父亲将母亲故意支开了,他起身站起来在板箱的底层费力的掏了半天,取出一个小手绢快速地塞到儿子手里:“不多,都拿去吧。别让你妈知道了。”
    辉走的时候,父亲没起身,母亲将他送到大门外,拉住他的手让他等等。母亲在最里面的衣兜里掏了掏,一堆皱皱巴巴的零钱全塞给了他:“妈就这么多了,别给你爸说。”转身抹着眼泪轻轻掩上了大门。
    辉站在门外,将头仰起,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。这就是父母,嘴巴上在骂,心里到任何时候跟他都是心连着心,任他犯下天大的错误,父母永远都会将自己包容,一如往常般无私的将爱奉献给自己。揣在兜里的钱,沉甸甸的,无论多少,那都是父母沉甸甸的爱啊。
    “六床,你家属来了没?你们账上的钱已经不够了,家属来了赶紧让他去交一下。”护士小姐微笑着,语气尽量柔和的对莲说。这一声呼唤拉回了莲无边的思绪,她扭头过来给护士歉意的笑了笑:“快了,他一会就到了,一来就交钱。”“那好,让他快点,要不然今天的药就用不上了。”莲虚弱的嘴角往上扬了扬。
    快九点的时候,辉才一头汗水的,匆匆赶到了医院。昨晚父母给他的钱根本不够一两天的费用,他又去了好几个朋友那里,希望朋友们再帮衬一把。朋友们都知道他难,但没人像父母那样将全部的爱都给他,三五十块打发他一点,也没人指望他能够还上,更有人明明白白劝他早点放弃。辉赶到医院的时候,莲正在闭着眼睛休息,腮边的泪水还未干。辉很难受,又很内疚,蹲在莲的床边轻轻地用手替她擦了擦眼泪:“莲,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。”“你来了。”莲睁开眼睛努力的给辉笑了笑。
    “辉,我想回家。医院的味道太难闻了。”莲轻轻地告诉辉。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?你才手术两天,还没拆线呢!回去停药了再感染怎么办?”辉摇了摇头,不同意莲出院回家。
    “辉,没关系的,命里该活,阎王不会收。命不该活,再好的药也无济于事。你还是让我回家吧,呆在医院我心不安。家里舒坦,是生是死就看老天的意思了。”莲主意已定,不容辉再考虑“今天的钱就别去交了,能省一点是一点。”辉无言的默默点了点头,拉住莲的手紧贴在自己脸上。
    莲不愿意呆在医院,是因为她知道辉已经借不到钱了,医院里花钱如流水,再花下去只怕要逼到辉去卖血了。她不想,也不愿意看到辉整天为了她,到处去看人脸色低三下四去借钱。她心疼辉,一想到辉四处求亲告友到处借债,比用刀子剜她的心还疼。这些天来,辉每次吃饭都悄悄躲出去,问他,他总说是吃过了,可他一天一天瘦下去的身体,干裂的嘴唇欺骗不了莲的眼睛。
    莲要出院,医院里没人敢承担这个责任,也没人敢在她的出院单上签字。莲央求辉半夜背着她悄悄逃离了医院。
    回家后的莲身子很虚,一直下不了床。婆婆虽然对儿子的这桩婚姻很不满,但还是心软,每每做了饭菜,打发小儿子给送过来。
    辉为了打发莲寂寞无聊的日子,想办法给莲借来了好多的书,用来分散她的注意力,不让她胡思乱想。正是在这一本一本的书本里,莲学会了坚强,学会了自信,学会了勇敢面对生活。
    一个多月以后,能慢慢下床的莲催促着让辉出去工作了:“去吧,我能行的,咱俩不能坐吃山空啊。”“那你小心,不能干的千万别逞能,等我回来。”
    在莲身体没彻底恢复的一年多时间里,她除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以外,就是沉迷在那一本一本的名著里,孜孜不倦的学习着,与那些名家伟人对话,交流着思想,等辉回来再兴奋的讲给他听。或许,老天安排莲病这么一场是有它的用意的吧,除了磨炼她的意志外,还给了她一个学习的机会。莲通过这一本一本的书籍,学到了坚强,自信和智慧
   莲的身体康复后,她跟着辉一同去了工地,在小城租了房子,不用辉再来回奔波劳累。莲初来乍到,先是给辉的工友们在工地上做做饭,洗洗衣裳,打打小工。慢慢熟悉习惯了城镇生活后,莲寻思着在菜市场找了个摊位卖菜,自己有了事做,还增加了收入,也减轻了辉的生活压力。卖菜其实是很辛苦的。每天黎明就起,从进城的菜农手中贩到新鲜蔬菜,再经过整理和包装后销售,有些还是需要清洗的,一天下来常常累得腰酸背痛。辉心疼莲,一下工就赶到菜市场帮忙着给她收拾。莲在卖菜的时候跟别的菜贩不一样,她手脚勤快,又对人真诚热情,慢慢地回头客越来越多,莲和辉的脸上都流露着幸福的笑容。紧张忙碌的日子里,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腹中悄悄孕育着。
    这次怀孕,小两口既兴奋高兴
着,同时心里又充满了担忧,喜的是他们终于要有小宝宝了,忧的是害怕手术后怀的孩子会不会有健康问题,或者对大人的身体有什么不适。他们小心翼翼地到医院,经过医院的检查后,医生明明确确的告诉他们,孩子很健康,大人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妨碍,把心放宽,好好养胎待产就是了。一颗定心丸吃到肚子里,辉不同意莲继续操劳卖菜,让她好好养着,等生完孩子后再说。
    莲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有了身孕了。当辉告诉父母这一喜讯的时候,二老激动的在屋子里转个不停,母亲更是双手合十,喃喃念叨着:“老天保佑,老天保佑。”第二天一大早,公公婆婆就赶到了莲跟辉租住的小屋,带来小米、豆子,家里种的新鲜蔬菜。婆婆拉着连的手说:“孩子,对不起你。好好养胎,啥也别想了。想吃什么让辉儿回来告诉妈,你可千万不敢出猛力气,知道吗?”二老对自己态度的转变,激动的莲半天说不出话来,眼含热泪,哽咽着说道:“妈,以前的事情就都别再提了,咱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行。”“嗯,好好过,好好过。”婆婆附和着莲。
    先先后后,莲有了女儿,又有了儿子,一家四口的生活重担都压在辉的肩膀上,随着儿女的长大,家里的花销也越来越大,辉的那点工钱有点儿捉襟见肘了。莲又想重新拾起菜摊生意减轻辉的压力。
    莲的菜摊还未重新开张,辉在工地上却出事了。正在工地高空板架上干活的辉,脚下一个趄趔,从悬空的高架上摔了下来。接到辉被紧急送往医院的消息时,莲被吓懵了,小腿肚子打着转儿颤栗着站不稳,脸上的汗珠子打着线线的往下流“辉怎么了?辉怎么了?”等莲急心焦火赶到医院的时候,辉已经被推出了手术室,浑身包的像个大大的白粽子一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身上插满了管子。莲只看了一眼,一阵眩晕,身子软软的顺着墙壁滑了下来,压抑的喉咙里发着“呜呜呜呜”的低吼声。辉的同事见状,赶忙搀扶起莲,又掐人中又拍背,莲总算是缓过了那么一口气。
    老天要再次考验这个柔弱的苦命女人,莲只能无奈的接受。辉摔下来腰椎受伤,大腿骨折,万幸的是,脸部头部都是皮外伤,人,大脑清醒,恢复后也不会留下任何残疾,只是,这一年半载的短时期内,辉是需要人照顾了。家庭的重担,一下子转换着压到了莲的身上,两个孩子要管,辉的生活需要她照顾,一天到晚莲累得浑身散了架一样,但一家人需要吃穿,坐吃山空是不行的。看到莲每日的辛苦劳累,辉心疼的直掉眼泪,悔恨的,内疚的捧起莲的脸:“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。”莲捂着丈夫的口不让他说这些话:“一家人不说这些,好好过日子,有我在,有你在,咱家的天就塌不了,困难只是暂时的,相信我们一定会好的,对不对?”尽管他们依然贫穷着,但莲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,她相信,他们的明天会美好。
    为了能够养家糊口,照顾着一家老小,莲想尽办法筹借了一些资金,重新拾起了菜摊的生意。公公婆婆为了减轻莲的担子,想把一对小孙子孙女接回老家去抚养,但是,莲不同意让孩子们回到老家,她宁愿自己辛苦劳累,也希望孩子们能在城里接受良好的教育。莲把家搬到了菜市场一间简易的房子里,白天顾客少的时候,她抽个空子就可以进房间照应辉,接送孩子放学上学的时候,她用轮椅将辉推出来临时照应一下,卖不卖没关系,不丢东西就成。时间一长,莲的事,市场里的商贩顾客都知道了,他们打心眼里都佩服这个美丽又坚强的女人,不少顾客们,多来两趟照顾她的生意,左右紧挨着的商户也是能帮衬一把是一把,自觉的帮她抬菜,卸菜,顾客来了也帮忙照应着。
    辉的身体在一天天康复着,慢慢可以拄着拐棍站起来了,可以挪步到莲的身边给她递上一杯水了,可以力所能及给她帮忙摘菜了,日子在一天一天里不停地变化着。
    莲在每天这么繁重的体力劳动下,每天晚上等家人都睡下后,还不忘记再熬夜读会书,或者写写自己的生活感受,身边小事。尤其是在有了手机和电脑的时候,她也学习着与时俱进,有了QQ,有了自己的博客微博,她将自己的故事,自己的生活感悟用纯朴的语言书写下来,看到的人多了,县城的文化爱好者也跟着自发的到她的跟前与她认识,交流,见过她的人都会被她热情的生活态度所感染,她是阳光的,快乐的,她也是坚强的,美丽的。圈里的朋友越来越多,很多的朋友不嫌麻烦,宁绕远路去她的菜摊前买一把韭菜,捎两个土豆,只为了能感受她的热情,学习她的精神。一到礼拜天,这些文友们更是自发的来到莲的小家,帮忙带带孩子,帮忙做做家务,帮忙给收拾收拾菜摊,感动得辉和莲一再的说“谢谢,谢谢。”受这些文友们的影响,莲的故事更是被一个大饭店的老板知道了。他想为她做点什么,又不能伤了她的自尊,于是每天都会派店员去莲的菜摊前购买需要的蔬菜。他们店要的菜多,莲要给他们按批发的价格给,但是老板交代一律按零售价结账,不许少给。这群可爱的人,让莲的心里感觉到特别的温暖,她感动着,也感恩着,群里有那些募捐捐赠的活动,她跟其他人一样,非得也要去捐赠一部分方才觉得心安。
   莲是个纯朴善良又勤劳的女人。她有着莲花般娇美清新的容貌,美丽大方,然而,天公妒美,赐给她莲芯样凄苦的命运。她的一生命运多舛,一波三折,受尽了委屈和磨难。命运虽苦,但她并没向命运低头,而是勇敢的高昂着头,迎接着,面对着命运对她的再三考验。她如同高山上的一朵雪莲,耐得住寂寞,受得住苦寒,在春暖花开时节,终于灿烂绽放,开成了一朵洁白美丽的雪莲花。
    这就是莲,一个漂亮美丽又可爱的女人,她的苦难无人能够承受,她的坚强也无人能及。闲暇的时候她把自己的故事写了下来。她的人,她的文,朋友们都在为她口耳相传着。莲因为对文字的爱好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有人听了看了她的故事,纷纷慕名而来,他们要学习这个坚强的女人,并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她。她的故事在一个一个见过她的人口中传送着,感动并温暖着这座小城的......

【编者按】故事生动感人,读来十分揪心。虽说有些夸张,本人感同身受,这就是文学。它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,这就是艺术。它杂取种种合成一个,塑造了一个如同莲花般美丽的农村妇女形象,一方面她美丽、勤劳、善良、好学、进取,一方面她多灾多难,命运多舛,一波三折,受尽了委屈和磨难。她的命运就是生活的再现,社会的折射,更是时代的悲哀。贫穷不是病,愚昧胜癌症。莲的遭遇就是那个落后时代的遭遇,那个愚昧山村的遭遇。她从偷着识几个字,到学着可以看看书,再到能把自己的事写出来与人分享,这就是她命运的演变。不难看出,教育事业落后,人民缺少文化,不懂科学,愚昧无知,所有的灾难降到了莲的身上,让一个幼小心灵蒙上了一层难以抹去的阴影,给她的一生带来不幸。她的美丽聪慧,勤奋好学,勇敢面对,坚强自信,乐观向上,羸得了人间真爱,车到山前必有路,人到难处见直情,偏偏遇上一个青梅竹马的辉,给她的生活带来了转机,增添了希望。这就是无巧不成书。好人自有好报,生活才有转机,辉又遇上遇外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让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悬念突起。这就是作者构思的巧妙。一句话,作者匠心独具的构思,设计出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,塑造了一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,揭示了深刻的社会主题,耐人寻味,让人深思。佳作共享,推荐品鉴。【编辑:一贯三】

由于IE浏览器升级禁用了alt+x快捷键,请用alt+q快捷键来快速进入写说说入口